抖小说

第5章 捡到宝了

南柯一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抖小说douxiaoshuo.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这是我们的主编,李清泉老师。”

“这是副主编,王朦老师。”

在王洁的介绍下,方言规规矩矩地和两人握手,互相寒暄了一阵儿。

“我还以为你要过几天才来。”

李清泉简单地了解来龙去脉,慈眉善目道:“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稿子改得也这么快,刚来就把稿子给改好了。”

“您给看看,我先吃饭。”

周雁茹把稿纸递了过去。

王朦让李清泉先看,目光投向方言,“你刚才说你写的《牧马人》不是伤痕文学?”

“不是。”

方言摇了摇头,“跟周老师讨论了以后,我觉得有《黄土高坡》这一篇伤痕小说就足够了,我想尝试点不一样的。”

“你觉得伤痕小说不好吗?”

王朦和季秀英等人对视一眼。

“不能说不好,也不能说太好。”

方言回答,“我知道很多人在肉体上、心灵上留下了这样那样的伤痕,现在很多作品写的也是这些,但我觉得一个人、一个国激a不应该一直沉浸在这样的事上,应该振作起来,站起来,生活还是要向前看。”

王朦双手抱怀,“怪不得你的《黄土高坡》写的这么朝气积极,不过为什么《牧马人》的结尾那么灰暗呢?”

“这不有光明,就有黑暗嘛。”

方言把跟周雁茹说的动机又复述了一遍。

王朦点了下头,“既然伱觉得你改的《牧马人》不是伤痕文学,那你认为是什么?”

“我想把这个当成是一种反思的文学。”

方言语气里透着坚定。

“反思的文学?”

不只是王朦,李清泉、周雁茹等在场的所有人,全都为这個闻所未闻的提法为之一惊。

“对,伤痕是一种悲剧。”

方言认真地像在公务员面试一样,“但是鲁迅先生说过,悲剧就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随即伸出两根手指,“可见,悲剧应该有两个层次,第一是表现灾难,第二是在灾难中展现崇高,我觉得伤痕文学只停留在第一个层次,一味地倾诉委屈,叙述不幸,可忽视了对人格的刻画。”

“嘶!”

此话一出,技惊四座。

王朦扶了扶眼镜,投去审视的目光。

周雁茹、李悦等人对方言更是另眼相看,毕竟一张口就是艾清,再张口就是鲁迅。

这个年纪,竟然能有这个文学修养?!

王洁掩嘴偷笑,兴奋不已,这个作家可是自己慧眼识珠,亲手挖掘出来的!

“你说该怎么刻画?”

李清泉抬起了头,饶有兴趣。

“每个时代的人,都有自己时代的苦难,关键在于人该怎么承担。”方言道,“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看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这句话又是谁说的?”

李悦眼前一亮,立刻抄在纸上。

“我也不知道,碰巧看到的。“

方言打了个哈哈,“所以我不想从苦难和伤痕中反思,寻找到让人向前看的力量。”

“小方同志,你今年多大了?”

李清泉上下打量着他这张年轻的面孔。

“19岁。”方言回道。

这孩子才十九?!

李清泉、王朦等人面面相觑,王洁更是瞪大眼睛,怎么比我小7岁,人却这么老成呢!

“看的书不少,高中毕业吧?”

李悦忍不住插了一嘴。

“刚毕业,我就下乡了。”

方言把饭缸子的水一饮而尽。

“下乡的日子苦不苦?”

王朦好奇不已,“像你这个年纪的知青,有不少受不了下乡的苦,受不了委屈,都想呐喊,都想发泄,你就没想过吗?”

“当然想过。”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港色雨夜我杀了他五次我见春来纲吉总在当首领冷宫驯夫手札她的小影卫(女尊)神明杀我100次逢魔时刻![红楼+清穿]哪个好人家的仙君这么绿茶蛊师娘娘顺风顺水捡到死对头流放后 开美妆铺东山再起了〔西幻〕悲惨路人重生反派魔女我在御兽世界开农场的那些年师妹捅我做什么?恶毒炮灰陷入修罗场逆徒他想以下犯上末路羽皇[灵气复苏]糙汉将军的病美人娇软老婆,在线饲蛇分手后做你爹!可你爹好多触手啊在柯学规则怪谈中艰难求生给古人直播原神【观影】外室她娇美撩人好感度满值后我病遁跑路金手指是情绪头条系统穿越后养娃搞钱奔小康暴雨天明日路遥晚风诉爱[先婚后爱]2048与1948排球,我只打咒灵误入魅眼竹马情话满级游戏主角都是我哥哥[足球]爱你,我装的皎月地狱迷途,齿轮街奇谭相亲被骗无限流[无限/废土]大佬她嘴硬但宠夫